《繪於南美洲》一些水彩和速寫 watercolor & sketches

分享我在南美洲的一些作品,也寫下當中的故事。

Santiago de Chile 智利聖地牙哥的旅館完成,那時還在找尋未來旅行的車,天氣一直都不錯,我在新整修的餐廳裡完成後拿到不大的前院中拍照,畫中的建築也在市中心,是一間顯眼的紅色餐廳,許多歐式建築,但充滿更活潑的色彩。
Santiago de Chile

緊接著就是智利的國慶日,青旅在窗裡掛上國旗,和台灣的國旗好相似。我花了一些時間處理細欄杆上的光影
Lima,Peru 這是秘魯博物館前的花圃,使用新的的牛頓水彩盒。
Viña Del Mar,Chile 靠海的智利小城市,當時住在一對可愛戀人的家,不需10分鐘就可以走到海岸邊。
Alemana,Chile 等待見新朋友的時候在公園畫畫,有位婦女和所有在公園內的人要錢,除了我。
但有些青少年賣了我們約台幣20的蛋糕。
Alemana,Chile

沙發主的家門口,他住一群高級房子旁的叢林,我在路中看到這輩子看過最大的毛毛蜘蛛,智利有非常狠毒的隱士蜘蛛,可以置人與死地。
Chile 路途中的海岸,我們停下來煮午餐,海灘上都是詭異大型海帶,沒有其他人,我們獨霸整個海岸線。
San Martin de los Andes,Argentina 這個城市幾乎都是美麗木造建築,沒有太多高樓大廈,非常舒適。Chris 繼承了一棟爺爺蓋的綠色木屋,有好大的花園,還有14歲的老狗陪伴,他在庭院中掛了吊床,享受光影在身上的舞蹈,某天的傍晚天空是粉紅到粉藍的漸層,夜晚我們一起在庭院享受燭光晚餐,他帶我們爬了一段山路,到懸崖邊眺望安地斯山脈。
Península Valdés,Argentina
這趟旅程最美好的回憶之一就是由阿根廷西岸搭便車到東岸的半島。
半島上不能露營,不能待超過晚上八點,只能住在唯一的巴士站周遭的旅館,在島上沒有公車沒有接駁車,租車非常非常昂貴,所以我們決定搭便車。
剛往主要道路走去,就被島上的管理員攔下來,因為看到我們的裝備強烈懷疑我們要紮營,我們說要搭便車去看海獅和海象,他譏笑說在這種地方不會有人載你們的。半島的中部其實非常貧瘠,只看到奔跑的Guanaco,有時十分鐘開來一部車,有時等了半小時,有個像海盜的大叔載著一群男孩要去捕魚,他說他待的那片沙灘灑滿了貝殼,還有鯨魚的殘骸,只可惜不是我們那天有機會拜訪的地方。
等車的過程中,那位譏笑我們的管理員環島巡邏又看到我們,他說如果他再繞一圈還是看到我們的話,絕對給我們最高額的罰款,但從第一次見到他後,我們已前進了40公里,為了看到海岸邊的各種哺乳類動物,說什麼也不能放棄,最後在傍晚五點半我們到達Punta Norte,見到沙灘上睡覺和打架的海獅海象、犰狳、麥哲倫企鵝 ,可惜沒有鯨魚。
六點,留下來的時間不多,兩位管理員跑來關切(監督)我們,這個海岸幾乎沒有遊客了,但我們很幸運的遇到一個開著大型露營車的五人家庭,有四張床和小廚房及浴室在內的那種,有一隻鳥飛了進去,管理員費了一番功夫才把牠趕了出來。 他們竟然載我們到了另一個海岸並多繞了100公里帶我們離開半島,再原路回去,真是不敢相信會有這樣的運氣。
半夜十一點,疲累的我們要抉擇在路邊紮營或是繼續搭便車,最後一台紅色小轎車和一台大型聯結車,把我們帶回沙發衝浪的家。
Osorno,Chile 火山上的旅客休憩中心,那天好不容易到了卻遇上濃霧,同時極冷,有什麼比在柴火旁的一杯奶茶還溫暖?
Pucon,Chile 某天回到青旅,這個馬鞍就在路中央,的確是因為沒什麼機會看到這個所以把他畫下來,但青旅老闆異常地喜歡。
某些原因而畫下,我自己非常喜歡的意象。
期待更了解及認識自己的我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