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roatia—Dubrovnik杜布羅夫尼克》迷幻城市

Dubrovnik 是我還在德國旅行時就暗自下定決心要去的,一股熱血不停提醒我隔年六月要安排這個古城—-未被戰爭摧殘之地。我是由羅馬出發的,半夜四點多就掙扎起床,小心翼翼為了不想吵醒同房的三個紐約女生。因為往機場的巴士就是這麼早阿! 而且不能先買票,當我抱持著愉悅

輕鬆的心情往車站邁進,享受著無人的悠閒時,卻發現遠遠的以經有大批人潮在巴士站了,心裡頓時覺得不妙,萬一搭不上,我連飛機都會錯過了!但是沒有辦法我還是得乖乖排隊,手心冒汗心裡計算好幾回。

巴士站通往兩個機場,我無法非常正確的念出發音,更艱熬的是沒有人知道下一班來的巴士是通往哪裡,所以一台巴士抵達,大家都飛撲上前,互不相讓,ˊ第二台巴士抵達時,大家都亂成一團,似乎巴士司機是現場才決定要去哪個機場,每個人都無法確定自己排的是否是正確的巴士,我問了幾個韓國人才安心,在巴士門口查票人員檢查我車票時,後面的人已迫不及待想上車,巴士小姐大吼:讓她上去!! 我才好不容易上車鬆了口氣。

從機場穿越幾乎二十分鐘我才到達登機門,走廊上不超過三個人,海關問我要去哪時,腦中突然一片空白,我杜布杜布幾次翻開登機證給他:  Dubrovnik !

果然是小飛機,easyjet 的小飛機,我開始興奮不已。

登機過程中一位女子靠過來: " Hi請問你方便幫我一個忙嗎? "  基於在異鄉的本能,不由得警覺起來,原來她是希望能把他手上的一個裝麵包的塑膠袋放到我的後背包,我問: 這只是麵包而已嗎? 她說是的,是我的早餐。

飛機上沒有坐滿,我旁邊一個人也沒有,小睡一陣,就即將降落,我看到了空曠的停機坪旁邊就是山。

我和這位俄羅斯女子變成了同伴,他和老公要來度假,但是義大利籍老公要工作所以會比他晚兩天來,我們各自到hostel放好行李再約出來見面,立刻買了支冰其林邊走邊逛!

我見過最清澈的藍綠色之一就在這了。

古城內寬敞的道路不多,兩邊是紀念品商店,但我忙於穿梭各個巷子,幾乎沒有去逛。
石質地板很少破損,非常好行走,白天較少遊客在街上想必都玩水去了,我住在古城內,由城門進入這條道路,漸往高處爬,巷子越來越小遊客也少,有時可以寧靜到忘了是在觀光勝地。 另外這也是座貓城,到處都是懶洋洋的貓,在你點海鮮餐的時候湊過來望著妳,或在餐廳及港邊徘徊。

這天有美麗的少女戴色彩繽紛的鸚鵡出現在廣場,隔天傍晚時整點有古裝遊行。
我利用了兩小時去登上城牆,繞著古城走了一圈,橘紅色屋頂及石砌的屋子,在海水的陪襯下好鮮明,不愧亞德里亞海之珠的美名。


傍晚剛好是世界足球德國和法國PK賽!! 現場搭起大螢幕,各餐廳也有小電視因為今年法國隊前面幾場都太順利了,所以難免會期待他們的好運延續甚至贏過德國,不過德國果然實力堅強成為霸主!

夜晚的古城在發光阿,走到港邊,還是能聽到杯盤碰撞的清脆聲響,以及樂隊的美妙樂曲。
一如以往,夜晚等於交心的時刻又來,我和Julia飯後散步過程中她說到,她很早就結婚了(眾所皆知俄羅斯女生一向早婚)約19歲,後來漸漸無法維持婚姻 23歲時離婚,跑到莫斯科工作,當時身邊很多朋友迷信算命,不相信的她被朋友說服去試了一次,算命的說他的未來會在歐洲,也會在歐洲找到下一個伴侶,她視為無稽之談。幾年後一次假期和朋友一起到義大利玩,就認識了現在的先生,並且過上不錯的生活。(真的真的很不錯…..看到身上的配件和老公的長相…不我是說看她FB的照片)

也因此有一件事情讓我有些不諒解,我們是分開上城牆的,這麼浪漫的事情當然要和另一伴一起沒錯,但當她知道我買到學生半價優惠票時,她希望我能再去幫她買兩張,因為我隔天一大早就會離開,但學生證只能買自己一張,而且想必查票及賣票人員還記得我,因為我才剛下來,而他們就快關閉了,但Julia還是請我跟他一起到賣票處,她問賣票人員說還能買票嗎?

他們說已經要關閉了,她仍問我不能今天先買嗎?  他們也許看到我站在旁邊露出不知所措的表情,加上她堅持買票的態度,也猜的出大概,就有點諷刺笑說,為什麼妳要今天買?妳今天買上不去阿?今天買跟明天買有什麼差別?

她不再拜託他們,但詢問我能否把票根給她,我說那是沒用的他們是用感應式的,最後她才放棄。
我不懂她為何要如此計較小錢,這讓我對她失望,不過後來我們還是開心的享用晚餐,最後她陪我走回暗暗的街道上的hostel,擁抱過後她再自己回去古城外較遠的旅館,對我來說她還是個溫暖的人。

港邊載著開趴青年男女的船離我們越來越遠,希望某天我也可以從什麼地方搭船回到這裡。

《Germany–München》慕尼黑達郝集中營

兩個星期左右的德國行程依序是

慕尼黑 紐倫堡 德勒斯登 柏林
火車是主要交通工具,實在不便宜但真的舒適又方便。

從史堡到慕尼黑似乎轉了一次車,印象中德國的火車系統清楚明確的令人驚訝,網站也是,一目了然且方便,訂過義大利 西班牙 法國 德國 比利時 ,現場買匈牙利到捷克的火車票,德國是最輕鬆,網站又不會有令人痛恨的"無法顯示網頁"出現,就能成功買票的!拍拍手!!

到達慕尼黑的那個晚上,我獨自去主廣場晃晃,在加油站的商店買了一包草莓夾心巧克力,
那是悠閒放鬆的夜晚,但同時也會因為在空蕩街道時聽到的腳步聲而緊張,我愛這種冒險的感覺。

正好是聖誕夜的兩天,幾乎沒有商店營業,不過白天依然人潮很多。

     早晨拜訪了達郝集中營,看著那些散落在歐洲地圖上的集中營座標,很難想像這種邪惡的場域遍佈範圍之廣,那些灰色的走廊,在課本上都看過的床架與將人和物燒盡的火爐和我們想像的一樣,但親眼所見又多了毛骨悚然,聯想到了許多電影ex 莎拉的鑰匙 穿條紋衣的男孩。展間有許多當時的海報,德國的孩子們都會被帶來仔細的閱讀著,不忘他們的歷史。

拍下這些照片,和我自身似乎關連不大,卻又是全人類的歷史,是我們有些害怕碰觸但不可抹滅的歷史。

《Hungary–Budapest》匈牙利牛肉湯

布達佩斯是我一直嚮往的城市,它位於多惱河畔,分成西面的Buda 和東面的Pest 兩部分。約十一月底,布達佩斯是灰色的,地鐵裡沉悶的氣氛,還有手扶梯快速運轉的聲響,讓人緊張且壓抑,真的那是我搭過最快的手扶梯,又斜又長。
       找到Hostel時一陣驚嘆,好可愛的布置,精心彩繪的房間,櫃檯人員又十分親切,最後我們似乎因為這個原因而取消了之後的奧地利行程,多留了一天。

那晚剛踏出大門,就有莫名男子送來好幾個飛吻,我們直說他的吻真是廉價。

然後我發現布達佩斯的麵包店有世界上長得最無聊的麵包,大部分都是白白的,或淡淡的黃,很像是所有相同的麵包做成各種形狀而已。牆上聖誕老公公的海報,就像是要你捲起袖子一起為生活打拼,很共產的寫實感,不太像是要慶祝聖誕節….地鐵裡的美食廣告也是看起來一點都不好吃阿….

偉大的英雄廣場Hosok ter,我們卻被當做英雄般被要求合照,實在莫名。

這裡的建築群十分精彩,是有豐富歷史與藝術的古都,溫泉也是非常有名,可惜沒有嘗試。
但那幾天是我印象中最冷的日子,在參觀山坡上的漁人堡時,下了細雪,我的手凍到像是要斷了,無比刺痛。這種時候就是要來一碗牛肉湯,或是躲進餐廳裡。

最後來到中央市場,各種皮革,蕾絲製品,我們都買了一頂匈奴帽。

布達佩斯帶來好多面相的驚喜,歷史悠久的地鐵總讓我聯想這也許是在懺悔室的感覺,恐怖博物館要你不忘歷史。有時我們對著櫥窗內金線縫製的古老精裝書讚嘆,也喜歡上鎖鍊
橋的綠及多瑙河上的絢爛燈光。

這個城市很古老,卻可以在任何時刻感受到它的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