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利到阿根廷的遙遠路程–難忘的生日那天

Villarrica
Huerquehue National Park

智利南部的湖泊,火山和森林讓我們沉迷不已,繞過一個山路,又是另一片湖光山色。

但有件事非常值得擔心,在"PanAmerican Travelers association" 臉書社團中,我看到有一些和我們相同的旅行者,在穿越國界到阿根廷時出了問題,更看到許多人留言說要盡早開車離開智利,我容易擔心的個性讓我又陷入漩渦,

有一位美國人說,這麼多年來駕著智利車來回穿梭多次,這次要離開竟然被擋了下來,智利你到底發生什麼事?

原來在三個月前,智利政府修改政策,禁止外國人開智利車牌的車離開智利領土,但這個政策其實還在模糊邊緣,許多關口也沒有證實,就在我們好不容易可以正式上路時,竟然陸續有案例出現了。

我們往南繼續探索,保持著樂觀的心情,在幾天後到達邊界,蓋了出境章,在車子部分卡關了!我大概能懂關口人員說的是什麼,在他對Leo說:你買了車?我心裡就大嘆不妙了,他至少說了五次:你們是外國人!不能帶車離開。是的,就算我們有所有合法程序的官方文件,車子完完全全屬於我們,但是我們不能帶車離開智利。

不能帶車離開對我們來說是個災難,我們為了它花了太多心思了!

為什麼外國人要在智利買車呢?這裡有較佳的市場,阿根廷的朋友看到我們的車後說我們的車在阿根廷是智利兩倍的售價。由關口往回的路上,我們開始討論要如何把車賣掉,如何消磨等待的時間……

在當天傍晚我們決定試試另一個關口,於是開了400公里往北,到達我們待過的美麗城市Pucon,隔天早上我緊張得拉了肚子,又盡可能的把我們有的水果通通吃完,蓋完通關章我跑到停車場看火山,Leo最後帶來了好消息,我們可以通過了!!

所有煩惱在一瞬間消失,不久後就來到阿根廷的關卡,三位大叔想必從沒見過我的紙張簽證,研究了好一陣子,因為阿根廷不承認台灣,所以不能蓋入境章在護照上…告訴他們我有點難過,他們還安慰我……意外的是檢查車子的程序出乎意料的簡單,也許是我主動去找檢查人員檢查,不到半分鐘就讓我們通過了。

阿根廷–到達的第一個湖邊

似乎我們又通過另一個關卡了,不同單位不同系統,我們很開心有繼續嘗試,沒有直接跑回聖地牙哥,也很驚訝在FB社團上,許多人的熱心建議與留言,在前往San Martin del los andes的路上,我覺得已經有一個很棒的生日禮物了!

聽不懂西班牙文的故事

前一晚在黃昏尾端穿過一個巨大農場來到這打算露營,
除了一個臉臭的男子開車和我們擦肩而過外,沒有遇到任何人,在我們要開始吃晚餐時,一位婦女從遠方搖搖擺擺走來,難道這地方有管理員?

我們決定上前打招呼,Leo說了幾句,她突然十分激動,指著我們的來向,一長串說了好多,Leo持續和她溝通,還指著我,這名婦人就看著我,後來突然哭了出來,並繼續大聲唸著,Leo 安撫她,並且進一步說明更多,最後兩人似乎有什麼共識,女子搖搖擺擺拎著她手中的大罐百事可樂走了。

那我是如何解讀這一切呢?

(我以為的)
實際上的
婦女走來

(天阿Leo跟她說我們要在這露營,她好像很不開心,這裡是不是被禁止露營…..)
婦女說:我和我老公吵架他把我丟在這裡,我該怎麼辦?
(是不是她老闆發現她這個管理員沒有盡責,竟然讓遊客溜進來露營?可是這裡完全沒有門口阿,看起來很嚴重,他老闆是不是住在山丘上的房子正在監視我們?他威脅要開除她)
她指向我們來的方向,說她老公就這樣開車離開丟下她不管,問我們可不可以開車載她回去鎮上
(他們都看著我,Leo是不是告訴她我們剛來到智利什麼都不懂,不知道這裡不可以露營?)
Leo告訴她,但是我們的車只有兩個位子,如果我載妳去鎮上,我的女友就會一個人在這個完全沒有燈光的海邊,我不能這麼做
(天阿竟然哭了!她還是不了解外國人的困難,但是我真的不想讓她難做人,Leo是不是說要付她一點錢讓我們待在這裡?)
她大哭,Leo說,我想你的老公可能停在不遠的地方,我們剛剛有經過他,如果妳找不到他,妳可以回來找我們,我們會給你食物和睡袋,妳可以和我們一起待到早上

婦女離開

然後我才知道整個故事
但是我還是有種感覺有個人在山坡上用獵槍瞄準我們
幸好隔天早上發現這裡是天堂

祕魯利馬-智利聖地牙哥的長途巴士—驚人的56小時

巴士公司:Andesmar
實際到達時間:56小時
因為發現祕魯買到如願的車機會不大,我們立刻決定往南到聖地牙哥。

搭這長途巴士還挺不容易,像機場一樣要先Check in  (超重繳罰款…),現場我們才發現有限制20公斤,原本要繳約1000台幣,問了一下能不給個折扣,結果立刻變成約500台幣。除此之外要先去櫃檯繳交類似離境稅的東西,才能拿到進入安檢的小卡,對!搭巴士要過安檢,不能攜帶水果,水,危險物品等等,不過其實他們也都沒有很認真檢查。

基本上就是三個大男人負責我們這次的行程,司機兼服務員,不是美美的像飛機上的空姐,而是要噸位夠重,夠胖,體型再多一分就會卡在走道無法動彈的那種,這樣在顛坡的車上,就不會把我們的午餐給甩出去了。

車上供餐,但是你也知道秘魯人都吃什麼的話,應該和我一樣沒有太多期待,不過,第一天下午六點,我們下車休息半小時,再上車我等著發放晚餐,因為休息站的東西看起來更糟,昏昏沉沉睡著後醒來已經是晚上11點,晚餐呢?

結果一直到隔天早上七點才發了一些便當,等於我們從前一天中午開始就沒吃正餐!
他們的解釋是說看到大家都睡著了,所以就不發了,這太有趣了!
自此之後我們的餐點就變成,早餐吃晚餐的餐點 ( 雞腿加馬鈴薯加米飯 ) ,午餐吃早餐的餐點….

令人悲傷的便當
進入黃昏的轉角
在公路上的秘魯婦人

沿途高中學過的地理印象都冒出來了,一整天經過荒蕪的沿海沙漠,接著是稀疏的仙人掌林及矮樹叢,倒數十幾個小時開始出現較高大的樹林,接著牛隻,羊群出現了,馬也在草原奔馳。

第一個休息站的黃昏

以前沒有做過長途巴士,台北到高雄不過五個小時多,我不知道夜晚巴士仍會行駛,這嚇壞了我,沒有路燈,第一個夜晚我死命的張眼瞪著車燈微弱的的光線,照在稜角清晰非常嚇人巨大岩石上,也害怕對向的車子會和我們互相擦撞。

巴士先通過安檢離開秘魯境內,接著進入智利,所有人的行李和隨身背包都被整齊的排列在地上,警犬來回穿梭,我聽說主要是在找水果。 海關不太會說英文 “Ingles,so so "  我連要求都沒有就得到90天簽證了!非常順利!

看了幾十個小時的沙漠,都覺得自己萎縮了,草原簡直天堂,雲朵在山坡上飄過的影子好美,向陽和背陽的坡面生長著不同的植物,植被開始多樣化,巨大的仙人掌由稀疏到繁盛,再漸漸被草原植物取代。

坐了兩天多的巴士,腳都腫了,不過這個巴士是滿好睡覺的,不會不舒服,聽說阿根廷的巴士就更棒了!搭上離開巴士站的計程車,我已經覺得聖地牙哥比利馬舒服多了,至少沒有人瘋狂按喇叭,地面也乾淨許多,期待在這個城市的新發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