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智利和阿根廷自駕旅行《travel in Chile and Argentina with a car》

首先,我們不是租車,我們買車。

如果在台灣旅行,你大概可以看到幾種方式,摩托車、腳踏車、汽車、巴士,搭便車…
在南美洲大概是:搭便車、巴士、小型車配車頂帳、中型車配車頂帳、大型露營車、巨大型露營車….

(原諒我不懂車品牌,但你可以來這一探究竟)

幸運的是搭便車、巴士、小型車配車頂帳、巨大型露營車我們都有體驗過!

在一個露營區裡,你可以看到睡在簡單帳棚的年輕小情侶,或是踩階梯爬上車頂帳篷的我們,更有住在含廚房衛浴大型露營車的德國退休老夫妻(據說先花了5000歐把車子海運過來)。

我敢說各自有各自的樂趣,大型露營車舒適,適合和孩子一同旅行,但有許多顛坡的祕境卻到不了;搭便車有機會遇到各式各樣的當地人,有更多有趣的交談。

要找到可以"睡"在車裡價格又負擔的起的車,其實還挺困難,因為和我們有相同需求的人很多,車主結束旅行的目的地可能也不同,通常是先看先贏。

第一次去看在聖地牙哥等待交接的車,賣家是一對波蘭法國情侶,非常熱情、共同話題也很多,這是我第一次看到車頂帳篷,試躺後發現意外地超舒服。

檢查車子後得了解一下到底該如何在不同國家通關,這時才發現他們沒有正規合法的文件資料,我對車方面的常識少得可憐,但大概的意思是這台車是登記在美國,南美洲還是不太通行英文的,他們通關的資料是用裝傻和蒙混(及運氣) 過關。

如果我們用這樣的方法接手這台車,會有很多問題… 最後我們沒有選擇它。

幾番搜索最後認識一個賣車(兼協助外國遊客行前配備)的老闆,
找到車後,進行了冗長繁瑣的文件申請過程,因為在智利買車需要當地人當證人,我們連續好幾天跑了各個政府單位,真心希望這輩子都不用再經歷這些…   這些我沒有力氣用超過三行文字描述的過程。

向老闆買了車頂帳和摺疊桌及一些旅行工具,並且製作了放在車裡可以上鎖的大箱子,在南美洲每個人都會告訴妳別留任何東西在車子裡,至少從外面看起來最好是空的,破窗盜物的故事都聽了不少,所以我們決定做一個可以上鎖,又可以當桌子的大箱子!

我們從智利特力屋買了木材當天就開始動工了,現在仍佩服那時的衝勁與選擇,後續分享,上路後我們和可愛的Suzuki小車即將發生的趣事!

《繪於南美洲》一些水彩和速寫 watercolor & sketches

分享我在南美洲的一些作品,也寫下當中的故事。

Santiago de Chile 智利聖地牙哥的旅館完成,那時還在找尋未來旅行的車,天氣一直都不錯,我在新整修的餐廳裡完成後拿到不大的前院中拍照,畫中的建築也在市中心,是一間顯眼的紅色餐廳,許多歐式建築,但充滿更活潑的色彩。
Santiago de Chile

緊接著就是智利的國慶日,青旅在窗裡掛上國旗,和台灣的國旗好相似。我花了一些時間處理細欄杆上的光影
Lima,Peru 這是秘魯博物館前的花圃,使用新的的牛頓水彩盒。
Viña Del Mar,Chile 靠海的智利小城市,當時住在一對可愛戀人的家,不需10分鐘就可以走到海岸邊。
Alemana,Chile 等待見新朋友的時候在公園畫畫,有位婦女和所有在公園內的人要錢,除了我。
但有些青少年賣了我們約台幣20的蛋糕。
Alemana,Chile

沙發主的家門口,他住一群高級房子旁的叢林,我在路中看到這輩子看過最大的毛毛蜘蛛,智利有非常狠毒的隱士蜘蛛,可以置人與死地。
Chile 路途中的海岸,我們停下來煮午餐,海灘上都是詭異大型海帶,沒有其他人,我們獨霸整個海岸線。
San Martin de los Andes,Argentina 這個城市幾乎都是美麗木造建築,沒有太多高樓大廈,非常舒適。Chris 繼承了一棟爺爺蓋的綠色木屋,有好大的花園,還有14歲的老狗陪伴,他在庭院中掛了吊床,享受光影在身上的舞蹈,某天的傍晚天空是粉紅到粉藍的漸層,夜晚我們一起在庭院享受燭光晚餐,他帶我們爬了一段山路,到懸崖邊眺望安地斯山脈。
Península Valdés,Argentina
這趟旅程最美好的回憶之一就是由阿根廷西岸搭便車到東岸的半島。
半島上不能露營,不能待超過晚上八點,只能住在唯一的巴士站周遭的旅館,在島上沒有公車沒有接駁車,租車非常非常昂貴,所以我們決定搭便車。
剛往主要道路走去,就被島上的管理員攔下來,因為看到我們的裝備強烈懷疑我們要紮營,我們說要搭便車去看海獅和海象,他譏笑說在這種地方不會有人載你們的。半島的中部其實非常貧瘠,只看到奔跑的Guanaco,有時十分鐘開來一部車,有時等了半小時,有個像海盜的大叔載著一群男孩要去捕魚,他說他待的那片沙灘灑滿了貝殼,還有鯨魚的殘骸,只可惜不是我們那天有機會拜訪的地方。
等車的過程中,那位譏笑我們的管理員環島巡邏又看到我們,他說如果他再繞一圈還是看到我們的話,絕對給我們最高額的罰款,但從第一次見到他後,我們已前進了40公里,為了看到海岸邊的各種哺乳類動物,說什麼也不能放棄,最後在傍晚五點半我們到達Punta Norte,見到沙灘上睡覺和打架的海獅海象、犰狳、麥哲倫企鵝 ,可惜沒有鯨魚。
六點,留下來的時間不多,兩位管理員跑來關切(監督)我們,這個海岸幾乎沒有遊客了,但我們很幸運的遇到一個開著大型露營車的五人家庭,有四張床和小廚房及浴室在內的那種,有一隻鳥飛了進去,管理員費了一番功夫才把牠趕了出來。 他們竟然載我們到了另一個海岸並多繞了100公里帶我們離開半島,再原路回去,真是不敢相信會有這樣的運氣。
半夜十一點,疲累的我們要抉擇在路邊紮營或是繼續搭便車,最後一台紅色小轎車和一台大型聯結車,把我們帶回沙發衝浪的家。
Osorno,Chile 火山上的旅客休憩中心,那天好不容易到了卻遇上濃霧,同時極冷,有什麼比在柴火旁的一杯奶茶還溫暖?
Pucon,Chile 某天回到青旅,這個馬鞍就在路中央,的確是因為沒什麼機會看到這個所以把他畫下來,但青旅老闆異常地喜歡。
某些原因而畫下,我自己非常喜歡的意象。
期待更了解及認識自己的我

祕魯 馬丘比丘—鐵腿之旅


馬丘比丘行之前已經看了不少遺跡,看著每個來往的旅人都準備往那前進,反而心中不想成為朝聖的一份子。還在玻利維亞時認識一位德國的年輕醫生,提起馬丘比丘時他做了個飛吻,告訴我:妳必須去!!




如果無法沿著鐵軌走來回各約十公里(2.5小時x2)加上早起攀登上升石階至馬丘比丘(上去我花了約一個半小時,腳會斷掉),那就只能噴錢了,貢獻給秘魯的觀光經濟。

但馬丘比丘超乎我的想像,拍出了明信片的角度後,還有更多區域等著你探索,羊駝趴著嚼著青草看人們忙碌的上上下下,雲霧不時集中再飄散,即使聽過馬丘比丘這麼多次,親眼所見還是有無法形容的震撼,尤其當陽光從雲層透出灑在整片壯闊的遺跡時,你會記得那穿梭蔓延於石塊間動人的綠。

玻利維亞–科羅拉多湖Laguna Colorada

在智利計畫接下來的旅行時,看到了科羅拉多湖的照片,無數的佛朗明哥停駐在湖上,不同光景的淡紅、粉紅、血紅,即使得花上好幾個小時的顛坡,還是決定一探究竟。

第二天的tour,深入乾旱蠻荒之地,有如鴕鳥般的長腿巨鳥奔馳而過,揚起一道沙塵。我們的司機兼導遊及廚師,帶領我們三天,一天約開八小時的車,由他第一天的冷淡少話判斷他對這份工作也膩了,每次到旅行社接新的旅行團想必內心十分掙扎,畢竟到達美景前要經過好大一段迂迴的路途。

到達科羅拉多前會有許多較小的湖,已經可以見到少許佛朗明哥,遼闊風大,粉紅與粉藍的交錯景致,地上有些美麗的紅色羽毛,也有佛朗明哥的殘骸,同時到達的幾團都興奮不已。

無法描述的壯闊,上頭不易察覺的細碎的點都是佛朗明哥,他們其實動作挺快,也滿聒噪,生活在這最原始純淨之處。許多羊駝野生活在這,在紅色湖旁的鮮綠草地上覓食,未曾想過能看見這樣大面積的顏色對比,真心希望這裡可以永遠如此。

規定無法久待,也被風吹的頭痛,但所有關於天堂的形容詞應該都能派上用場了,問我對玻利維亞旅行的印象? 我的思緒立刻就會飛奔到這裡吧。規定無法久待,也被風吹的頭痛,但所有關於天堂的形容詞應該都能派上用場了,

南美洲 秘魯: 食

半年的南美洲旅行,到底如何解決三餐,對我們來說有些困難。


首先,Leo吃素,我們不常分開吃,所以我也跟著幾乎吃素。
一開始住在利馬Airbnb兩週,到智利聖地牙哥,我們可以使用廚房,每天自製沙拉而且一定有水果,不愛平價餐館秘魯菜通常都是雞肉和馬鈴薯及米飯搭配,我的胃總是會不舒服。即將去智利時,祕魯友人竟然說:智利是美食沙漠!  所以更糟還在後面嗎?

通常一般餐廳的menu(我吃的約6~15秘魯幣)包含前菜或湯,湯裡有雞肉,主菜也可能是雞肉配馬鈴薯和飯,反正一定有肉,湯我通常是挺喜歡,甚至喝湯就飽了,因為主菜通常令人失望,最後會再來個甜點,通常是個鮮豔的粉紅色 色素果凍。

在智利和couchsurfing host一起外出吃了他們所謂的 Sandwich,就像是漢堡,和一堆avocado醬及起司,並不是特別喜歡這樣的飲食習慣。
開車旅遊時我們都是自己煮,還算方便,各種蔬菜燉湯就夠美味,偶爾會買empanada,一種餡餅,包肉或起司或是菠菜,到處都有的小點心,好不好吃真的差別滿大的,價錢也是。

在阿根廷幾乎都是自己煮,因為阿根廷真的挺貴的,至少在超市商品的價格就比智利貴得多,我們一共住了17天的沙發,另外還有幾天免費的青年旅館。

把車賣掉後我們就幾乎外食,對著youtube影片流口水,好想念火鍋啊!

玻利維亞的產品不便宜,一點也不像網路資料分享那樣,例如在Uyuni的上店內 一瓶優格也是要約80台幣,餐廳街的簡餐也要兩三百台幣,曾遇到一個波蘭女生說,商店隨便買才一美金,根本不可能,但農產品是較便宜的,水果蔬菜類的是可以買得很開心。

ensalada in central market,Bolivia

旅行回至秘魯,才發現各家同樣商品價差極大,有一次買了藥品,第一家是14新索爾(X10等於台幣),第二家 28,Leo說但是上一家才14! 老太太說,噢我也不知道是多少,我猜的!
最後同樣的東西我們在第三家花7新索爾買到;電池也是,第一家賣4顆電池 14 新索爾,第二家只要  3 新索爾。

如果你沒有多問你就是被坑被坑被坑,最後我真的很難再相信當地商家,甚至問路時都對他們半信半疑,當然還是有善良親切的人們,只是要多問就是了。

第一個月吃很多馬鈴薯的日子真的胖了不少,這樣的飲食習慣導致當地人不分男女幾乎都是大肚子,和我們同組去叢林旅行的秘魯夫妻說,去亞洲旅行發現亞洲人都好瘦,
“不像我們這樣"  他們一方面這麼說,卻還是把午餐的馬鈴薯吃光了,且在早餐的鬆餅,加了一堆煉乳和果醬。

一般祕魯主餐

我可以經常聽到他們自嘲自己的身材,他們有機會見到其他國家的飲食特色 (不代表亞洲就吃得很健康),卻還是不願意改變。同時經常搭遊覽車時看到,車上的婦女自己都是印加可樂一罐一罐地喝,小孩也是,我就越來越沒有胃口了,只能跑到中國餐館喝湯。一路上遇到不少外國遊客拉肚子,幸好我生得健壯的胃,完全沒事!

雖然對秘魯的飲食文化不是很認同,但祕魯的自然風光、歷史遺跡是十分令人嘆為觀止的,值得一訪!

智利到阿根廷的遙遠路程–難忘的生日那天

Villarrica
Huerquehue National Park

智利南部的湖泊,火山和森林讓我們沉迷不已,繞過一個山路,又是另一片湖光山色。

但有件事非常值得擔心,在"PanAmerican Travelers association" 臉書社團中,我看到有一些和我們相同的旅行者,在穿越國界到阿根廷時出了問題,更看到許多人留言說要盡早開車離開智利,我容易擔心的個性讓我又陷入漩渦,

有一位美國人說,這麼多年來駕著智利車來回穿梭多次,這次要離開竟然被擋了下來,智利你到底發生什麼事?

原來在三個月前,智利政府修改政策,禁止外國人開智利車牌的車離開智利領土,但這個政策其實還在模糊邊緣,許多關口也沒有證實,就在我們好不容易可以正式上路時,竟然陸續有案例出現了。

我們往南繼續探索,保持著樂觀的心情,在幾天後到達邊界,蓋了出境章,在車子部分卡關了!我大概能懂關口人員說的是什麼,在他對Leo說:你買了車?我心裡就大嘆不妙了,他至少說了五次:你們是外國人!不能帶車離開。是的,就算我們有所有合法程序的官方文件,車子完完全全屬於我們,但是我們不能帶車離開智利。

不能帶車離開對我們來說是個災難,我們為了它花了太多心思了!

為什麼外國人要在智利買車呢?這裡有較佳的市場,阿根廷的朋友看到我們的車後說我們的車在阿根廷是智利兩倍的售價。由關口往回的路上,我們開始討論要如何把車賣掉,如何消磨等待的時間……

在當天傍晚我們決定試試另一個關口,於是開了400公里往北,到達我們待過的美麗城市Pucon,隔天早上我緊張得拉了肚子,又盡可能的把我們有的水果通通吃完,蓋完通關章我跑到停車場看火山,Leo最後帶來了好消息,我們可以通過了!!

所有煩惱在一瞬間消失,不久後就來到阿根廷的關卡,三位大叔想必從沒見過我的紙張簽證,研究了好一陣子,因為阿根廷不承認台灣,所以不能蓋入境章在護照上…告訴他們我有點難過,他們還安慰我……意外的是檢查車子的程序出乎意料的簡單,也許是我主動去找檢查人員檢查,不到半分鐘就讓我們通過了。

阿根廷–到達的第一個湖邊

似乎我們又通過另一個關卡了,不同單位不同系統,我們很開心有繼續嘗試,沒有直接跑回聖地牙哥,也很驚訝在FB社團上,許多人的熱心建議與留言,在前往San Martin del los andes的路上,我覺得已經有一個很棒的生日禮物了!

聽不懂西班牙文的故事

前一晚在黃昏尾端穿過一個巨大農場來到這打算露營,
除了一個臉臭的男子開車和我們擦肩而過外,沒有遇到任何人,在我們要開始吃晚餐時,一位婦女從遠方搖搖擺擺走來,難道這地方有管理員?

我們決定上前打招呼,Leo說了幾句,她突然十分激動,指著我們的來向,一長串說了好多,Leo持續和她溝通,還指著我,這名婦人就看著我,後來突然哭了出來,並繼續大聲唸著,Leo 安撫她,並且進一步說明更多,最後兩人似乎有什麼共識,女子搖搖擺擺拎著她手中的大罐百事可樂走了。

那我是如何解讀這一切呢?

(我以為的)
實際上的
婦女走來

(天阿Leo跟她說我們要在這露營,她好像很不開心,這裡是不是被禁止露營…..)
婦女說:我和我老公吵架他把我丟在這裡,我該怎麼辦?
(是不是她老闆發現她這個管理員沒有盡責,竟然讓遊客溜進來露營?可是這裡完全沒有門口阿,看起來很嚴重,他老闆是不是住在山丘上的房子正在監視我們?他威脅要開除她)
她指向我們來的方向,說她老公就這樣開車離開丟下她不管,問我們可不可以開車載她回去鎮上
(他們都看著我,Leo是不是告訴她我們剛來到智利什麼都不懂,不知道這裡不可以露營?)
Leo告訴她,但是我們的車只有兩個位子,如果我載妳去鎮上,我的女友就會一個人在這個完全沒有燈光的海邊,我不能這麼做
(天阿竟然哭了!她還是不了解外國人的困難,但是我真的不想讓她難做人,Leo是不是說要付她一點錢讓我們待在這裡?)
她大哭,Leo說,我想你的老公可能停在不遠的地方,我們剛剛有經過他,如果妳找不到他,妳可以回來找我們,我們會給你食物和睡袋,妳可以和我們一起待到早上

婦女離開

然後我才知道整個故事
但是我還是有種感覺有個人在山坡上用獵槍瞄準我們
幸好隔天早上發現這裡是天堂

祕魯利馬-智利聖地牙哥的長途巴士—驚人的56小時

巴士公司:Andesmar
實際到達時間:56小時
因為發現祕魯買到如願的車機會不大,我們立刻決定往南到聖地牙哥。

搭這長途巴士還挺不容易,像機場一樣要先Check in  (超重繳罰款…),現場我們才發現有限制20公斤,原本要繳約1000台幣,問了一下能不給個折扣,結果立刻變成約500台幣。除此之外要先去櫃檯繳交類似離境稅的東西,才能拿到進入安檢的小卡,對!搭巴士要過安檢,不能攜帶水果,水,危險物品等等,不過其實他們也都沒有很認真檢查。

基本上就是三個大男人負責我們這次的行程,司機兼服務員,不是美美的像飛機上的空姐,而是要噸位夠重,夠胖,體型再多一分就會卡在走道無法動彈的那種,這樣在顛坡的車上,就不會把我們的午餐給甩出去了。

車上供餐,但是你也知道秘魯人都吃什麼的話,應該和我一樣沒有太多期待,不過,第一天下午六點,我們下車休息半小時,再上車我等著發放晚餐,因為休息站的東西看起來更糟,昏昏沉沉睡著後醒來已經是晚上11點,晚餐呢?

結果一直到隔天早上七點才發了一些便當,等於我們從前一天中午開始就沒吃正餐!
他們的解釋是說看到大家都睡著了,所以就不發了,這太有趣了!
自此之後我們的餐點就變成,早餐吃晚餐的餐點 ( 雞腿加馬鈴薯加米飯 ) ,午餐吃早餐的餐點….

令人悲傷的便當
進入黃昏的轉角
在公路上的秘魯婦人

沿途高中學過的地理印象都冒出來了,一整天經過荒蕪的沿海沙漠,接著是稀疏的仙人掌林及矮樹叢,倒數十幾個小時開始出現較高大的樹林,接著牛隻,羊群出現了,馬也在草原奔馳。

第一個休息站的黃昏

以前沒有做過長途巴士,台北到高雄不過五個小時多,我不知道夜晚巴士仍會行駛,這嚇壞了我,沒有路燈,第一個夜晚我死命的張眼瞪著車燈微弱的的光線,照在稜角清晰非常嚇人巨大岩石上,也害怕對向的車子會和我們互相擦撞。

巴士先通過安檢離開秘魯境內,接著進入智利,所有人的行李和隨身背包都被整齊的排列在地上,警犬來回穿梭,我聽說主要是在找水果。 海關不太會說英文 “Ingles,so so "  我連要求都沒有就得到90天簽證了!非常順利!

看了幾十個小時的沙漠,都覺得自己萎縮了,草原簡直天堂,雲朵在山坡上飄過的影子好美,向陽和背陽的坡面生長著不同的植物,植被開始多樣化,巨大的仙人掌由稀疏到繁盛,再漸漸被草原植物取代。

坐了兩天多的巴士,腳都腫了,不過這個巴士是滿好睡覺的,不會不舒服,聽說阿根廷的巴士就更棒了!搭上離開巴士站的計程車,我已經覺得聖地牙哥比利馬舒服多了,至少沒有人瘋狂按喇叭,地面也乾淨許多,期待在這個城市的新發現!

利馬-秘魯《 Museo Rafael Larco Herrera 》《拉科博物館》

花園垂落牆面的花朵

在利馬參觀了兩個博物館,Museo Larco 及 Museo Oro del Peru

時間不多的話,我推薦Museo Larco,不論是動線或展覽解說標誌都清楚,提供西德英日法文,博物館周遭是大花園和庭園餐廳,可以用舒適的步調逛完。
我必須要說,體驗利馬混亂的交通和環境後,很難想像會有這麼一個恬靜美好的地方。

相較之下,Museo Oro del Peru黃金博物館同樣館藏豐富,還多有木乃伊集眾多古代服飾等等,只是較屬於典藏館性質,沒有清楚動線,解說字牌的製作有些粗陋,燈光設計也讓人有點頭暈目眩。Museo Larco可以拍照,禁用閃光,但Museo Oro del Peru黃金博物館,完全禁止拍照,而且會有館員跟著你。

以下攝於Museo  Larco 
門口進來左轉就是小坡道
牆角植栽
古代對自然生物的景仰和關係
 moche
  moche
  moche
 moche 
 moche
 moche 

古代 Moche 文化是我偏愛的一個時期,人物面部表情被細緻的呈現,其實和現在當地人長相簡直一模一樣,搭配圖騰及色彩,留下對當時藝術與文化最好的史料。

 地址:Av. Simón Bolivar 1515, Pueblo Libre, Peru
時間: 0900-2200
花園
離開時看到懶洋洋的牠

那些不是危險,而是需要被了解的角落–祕魯,利馬 PERU,LIMA

踏上南美洲的祕魯第八天,
許多人說,利馬只是前往下個城市的轉機點,沒有太多值得停留的理由,
但我看到這個首都富人們的生活方式,也見到了那些在飛揚塵土中掙扎的人們,生活在連當地司機都害怕的區域。

我和Leo住在Ate地區,友善的房東對我們非常照顧,甚至買了許多廚房家電讓我們使用,周遭有生活所需的一切,雜貨店、蔬菜水果鋪、洗衣間……,人們都非常和氣,晚上經過麵包店,他們不願意賣你不夠新鮮的麵包,計程車司機也不會因為沒有GPS繞錯路,而多收你一分錢。

住所附近不管往哪個方向走,五分鐘之內就會有個充滿仙人掌的大公園,即使現在是冬天也綠意盎然,可惜的是當地人並沒有集體維護環境的概念,垃圾滿地皆是,否則那些獨具特色的住房,台灣看不到的活潑色彩,我無法不停下來盡情拍照!

由社區到城市的交通總是混亂,喇叭聲從未停過,空氣汙染嚴重,若司機沒有關窗,沒過多久眼鏡就會蒙上一層灰,神奇的是看似比台灣還壅擠雜亂的道路,倒是還沒見過任何一場車禍,每當車子和巨大砂石車並行快速前進時,我眼睛死瞪著兩台車中間的空隙,不過在司機們毫不客氣狂按喇叭的同時,彼此還是有著環境培養出來的默契吧!

如果到銀行或電信公司,會看到一些高階主管或領導階層,是我們所謂的"白色人種",很明顯,因為當地祕魯民眾普遍身材較短小,皮膚較黝黑,可以感受到身分或種族也有階級上的劃分。

剛好Leo有親戚住在利馬,我們搭計程車前往他們的慶生聚會,進入那個街區瞬間氣氛都不同了,繞著公園慢跑的年輕人,乾淨的街道,整齊的路樹,甚至我們搭乘的計程車都和這個環境有極大反差。一進到客廳,立刻能知道這是個富有的家庭,牆上櫥櫃中各種收藏,雕像,獵槍,廚房中有侍女張羅午餐,樓上有露天泳池還有BBQ。這和我幾個小時後去的地方天壤之別。

最近因為要買車,我和Leo及一位車廠技師到處約看車,技師認為危險,我不要去比較好,可是我還是跟去了,第一次目的地是偏遠空曠的巨大倉庫區,周遭都是黃沙彌漫,有一些工人走動,他們要我待在車裡,技師穿得比平常休閒,收起他的雷朋眼鏡,表情緊張,連在車裡,司機都不讓我拿出手機。另一個地點是住在工地附近的人家,附近屋況都很糟,街頭許多賣小點心的推車,在空氣污濁的斜坡道路上,老爺爺努力推著他賴以維生的工具。

路旁販賣零食飲料的攤販

我事後才知道,那些區域曾經都有槍擊命案的發生,人民太窮了,資料上寫說有50%的秘魯人民生活在貧困之中,在老城區,熱鬧的的教堂廣場上,如果仔細看,你會看到那些彩色的貧民窟坐落在不遠處的山坡上。

離開豪華的社區,其實直接的就是面對混亂的街道,穿著傳統服飾的女子,站在路邊賣糕點或糖炒花生,有些背著小孩。這些是我看官方旅遊宣傳片看不到的。也許,若我只去那些美麗的沿海公園,還有眾多遊客推薦的酒吧、餐廳,我會覺得這是個消費不算貴,擁有美麗海景,文化多元的城市吧!社會有許多無法改變的不平等和沮喪,很慶幸自己有這個機會去看到不同的生活層面,更珍惜所有,讓自己變得更簡單,去貼近這個世界。